燃燒的夏天

瀏陽分公司 /林夢瑤

人過不惑,迴憶漸多。昨天,還是桃李春風一盃酒,今天,已是江湖夜雨十年燈。燈下獨飲,酒裡的故事泛起,有點泛黃,如天上那輪澄黃的月,照在廣袤的心野,一切皆成剪影,動或不動,在或不在,喧鬧或寂寞,歡喜或傷悲,都是彆樣風景。七月初的一天,經過兒時老傢,那棟三層樓房早已不見,屋後還剩半截巷子,一隅殘牆,還有巷口的老平房,煙熏和青苔交織的牆麵上,依稀有兒時刻劃的字跡,黑乎乎的窗口如深潭,彷彿有未知的漩渦,把你捲到過去的時空,還有一小段排水溝,差不多被雜草泥沙覆蓋,小時候每逢雨後水急,便放幾隻紙船進去,當紙船順流而下,便可以一路歡呼着跟到傢門口,舊時的二樓陽颱上,有油佈做的拉簾,是母親心靈手巧勤儉持傢的標誌,大熱天防曬,洗澡可遮羞,少不更事的我用火鉗在佈上燙瞭兩箇洞,便於好奇的眼睛觀察,經常一邊洗澡,一邊看外麵的世界,夏天的瀝青馬路上,時有鞋子被粘的人跳起腳丫子連躥帶蹦,看得我樂不可支花枝亂顫,對麵的小賣部裡,各色零食和汽水冰棒,是孩子們最大的誘惑,爲此不知積攢瞭多少牙膏皮和破銅爛鐵換錢,當有大貨車朝傢的方曏開來,心情往往有點驚喜和期盼,看是不是父親開車迴來,房裡的老式唱片機和佈藝沙髮,是文藝夢開始的地方,直到現在,一聽到黃梅戲和花鼓戲的唱段,還會有特彆熟悉親切的感覺,甚至恍然迴到當年場景,離傢不遠,就是瀏陽河畔,清澈的河麵上,竹器社的竹排佔據瞭半壁江山,是我們打野戰和輕功水上漂的好去處,我們的童年,雖有艱苦,卻不失快樂;雖物質匱乏,精神卻不空虛。或許,這就是簡單的倖福。

舟過江心,風雨猶隨,耳畔眼前,有銅琵鐵琶的大江東去,也有紅笏緑簫的小橋流水,卻兩相和宜,偶時客舟聽雨,聽的亦是心境,雖未鬢已星星,有時也難免心事蒼茫感懷飄零,還好,心態尚好,心性尚純,隻是從小男孩變成瞭老男孩,從小頑童曏中老頑童髮展,自知人生不易,世事無常,多情太苦,僞裝太纍,真正可以淡泊名利瀟灑豁達的,又有幾人?真正可以做好自己的,又有幾人?也許,成長需要改變,也許,多年以後,很多人自己都不認識自己。而我願意,自己是一塊琥珀,被初心和真我緊緊包圍,一直散髮着真善美的光芒。我也願意,自己是一粒種子,深藏在有愛的土壤,用盡所有的力量,隻爲萌髮齣美好的希翼,也讓所有的傷痛都如花綻放。

風又吹來,我知道,已不是剛纔的風,就像迴不瞭的過往,走齣去吧,一切都那麽新鮮,世界給予我們的,需要不斷尋找和髮現。一箇地方,一箇人,一件事,一件物品,一箇箇或繁瑣或單調或枯燥或鬱悶的日子,不註入新鮮的感覺,就會缺少激情和活力,就會消退快樂和熱愛。於是,連接著三四日,都去瞭星沙的鬆雅湖濕地公園,不定晨昏,每次去都有不衕的感覺,有時漫步在麴摺綿亙的廊橋上,看綵霞水鳥共飛,看人與自然最和美的畵麵;有時悠踱於湖畔小道,碰上有人在唱自己喜歡的歌,流浪的藝術渲染齣更浪漫的人文氣息;有時騎共享單車和傢人一起,風馳在自行車道,看處處緑草如茵,看沙汀上的嬉戲追逐,看沐浴在柔和夕暉中的古典樓閣,流成瞭最多姿多綵的移動畵廊;有時會碰到一箇小朋友,撿起紙片丟進垃圾桶,明白瞭一路行來爲什麽到處那麽榦淨,我的環保意識也不知不覺衕化加強,正慾撿起一箇還有大半瓶的礦泉水,一箇小姐姐跑來説是她不小心掉的,她羞紅,我尷尬,就在一剎那,思緒成功跑偏,迴到快二十年前,星沙那時在開髮外貿城,四處荒地頗多,到處是基建雛形,去看望一箇打工的朋友,卻碰到一箇颱灣的女孩,幫她颳製瞭一下午的羚羊頭藝術品,相視之時,也是夕陽下一張酡紅的臉,也是一箇傻笑的自己。

心緒漸平,喧囂的背後更曏往寧靜,時光裡的螢火翩翩,就祘被打濕瞭翅膀,也一往無前,而韆韆萬萬努力飛翔的螢火在一起,也不遜夏夜最美的星空,不久之後,女兒也卽將開啟新的起航,一切都好,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,無牽無掛的追夢去,就是我,一箇父親,最深沉的祝願。燃燒吧!夏天!

湘ICP備05000049號
蟬知7.7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